参考消息网5月24日报道 美联社记者米歇尔·史密斯在5月21日一篇题为《枪击事件:美国现在对大规模死亡容忍度这么高了吗?》的文章中,集合各专家观点,批判了美国对

参考消息网5月24日报道 美联社记者米歇尔·史密斯在5月21日一篇题为《枪击事件:美国现在对大规模死亡容忍度这么高了吗?》的文章中,集合各专家观点,批判了美国对
参考消息网5月24日报道 美联社记者米歇尔·史密斯在5月21日一篇题为《枪击事件:美国现在对大规模死亡容忍度这么高了吗?》的文章中,集合各专家观点,批判了美国对待新冠以及枪支暴力造成的死亡的漠视,并发出强烈的质问:在美国,大规模死亡已经成为可以接受的事了吗?全文如下:上周末,布法罗发生导致10人死亡的大规模枪击事件。与此同时,美国新冠肺炎死亡人数超过100万大关。百万病亡者这个数字曾经是不可想象的,现在却成了不可逆转的现实——就像每年造成数万人死亡的枪支暴力持续存在的现实一样。美国盐湖城盐湖县卫生部门2020年5月13日公布的一份新冠病毒大流行初期盐湖县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名单(美联社)美国人一直在容忍很高的死亡率和苦难事件——当它们发生在社会某些阶层的时候。但是,可预防原因造成的死亡人数如此之多,以及人们似乎接纳了政策不会马上改变的现实,使得一个问题被提出:在美国,大规模死亡已经成为可以接受的事了吗?有些人的死“不那么要紧”流行病学家、耶鲁大学教授格雷格·贡萨尔维斯说:“我认为证据是明确无误的,非常清楚。我们将容忍在美国发生的大规模屠杀、苦难和死亡,因为过去两年我们已经经历了这些事。”他说:“100万人死了,而你跟我说你需要恢复正常生活?而且过去6个月里,我们大多数人都差不多在正常度日。”在美国,某些群体一直首当其冲,承受着较高的死亡率。明尼苏达大学研究死亡率的社会学教授伊丽莎白·里格利-菲尔德说,美国存在深刻的种族和阶级不平等,而人们对死亡的容忍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面临死亡危险的人是谁。她哀叹道:“有些人的死不那么要紧,而有些人的死就重要得多。我认为,这就是我们在此时此刻看到的非常残酷的现实。”据当局说,在布法罗枪击事件中,嫌犯是一名种族主义分子,一心想要尽可能多地杀死黑人。86岁的露丝·惠特菲尔德是在一家为非洲裔美国人社区服务的超市遇袭身亡的10人之一。她的家人要求当局采取行动,包括通过一项反仇恨犯罪法案及对那些散布仇恨言论的人追责。这些要求传达了数百万人的痛苦和愤怒。她的儿子、布法罗前消防专员加内尔·惠特菲尔德对记者说:“你们指望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这样做——一次又一次,原谅和忘记。而我们投票选出并信任的这个国家的政客们,却并没有尽其所能保护我们,也并不认为我们是平等的。”政客只是“哀思和祈祷”许多美国人都有同样的观感——在暴力事件一再上演之际,政客们几乎不会有任何作为。州立旧金山大学人类学教授玛莎·林肯说,政客们总是对枪支暴力受害者表示“哀思和祈祷”,却不愿做出有意义的承诺以杜绝此类事件重演。林肯说:“我认为大多数美国人对此感到愤怒。我认为大多数美国人希望看到领导人在这些普遍存在的问题上采取真正的行动。”她补充说,在新冠疫情问题上也存在类似的“政治真空”。新冠病毒、枪支和其他原因造成的大量死亡令人难以形成直观感受,并可能开始让人感觉像是背景噪音。美国社会甚至已经开始接受新冠病毒导致儿童死亡这一本可避免的现象。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说,儿科医生马克·克兰最近在《鼓动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美国已有1500多名儿童死于新冠病毒,尽管“谣传”这种病毒对儿童无害。他写道:“儿童死亡一度是不可接受的,至少,在社交媒体时代的第一场疫情前是这样。新冠病毒改变了一切。”大规模死亡“已被视作常态”哥伦比亚大学研究校园暴力的教授索纳莉·拉詹说,美国对新冠肺炎的反应与美国对枪支暴力流行的反应有很多相似之处。她说:“我们早就把这个国家的大规模死亡视作常态了。几十年来,枪支暴力作为公共卫生危机持续存在。”她指出,据估计每年有10万人遭遇枪击,其中约4万人死亡。枪支暴力已成为美国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以至于美国人会围绕其不可避免性来安排自己的生活。孩子们在学校进行躲避枪击演练。拉詹说,大约一半的州允许教师携带枪支上班。拉詹看到,美国当前应对新冠疫情的措施也出现了类似趋势。她说,美国人“有权不在上班路上被传染,有权不在工作时被传染,有权送孩子们去上学而不让他们被传染”。“如果越来越多的人生病、残疾,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问,“我们在可预见的未来都要过这种日子吗?”她说,重要的是质问有责任“照顾选民的健康和福祉”的民选官员会提出什么政策。拉詹说:“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责任已经被官员们放弃了。”责编:张青津